房内,他躺卧在床上,裸身,仅穿着一条黑色的底裤,背对著房门,那一身惨白肤色衬托下,那黑色的底裤格外显眼。
房外,他的旧欢,俳徊不定,探头探脑地绕地张望。
房内,他头也不回地低声说道:叫他进来吧!

房内,躺卧在床上的旧欢,衣物被掀起,脱下,扔在地面。
抚摸著他的背,顺手拉下他黑色的底裤,脱下,扔在地面。
熟悉的裸体,陌生的感觉。。。。只因第三者的存在。

房内,三个裸体,纠缠不清,亢奋的躯体,模糊的意识。。。
谁的唇,谁的手,谁的呻吟,谁的体温,是爱恋,是欲念,难分难舍。
突然间,一阵难堪,委屈涌上心头,想退到床头一角,冷眼旁观,另两个陌生人的激情洋溢,难分难舍的吻。
感觉不好。

一双手,阻止了想逃的心,一把将它的肉体拉回,重投肉欲纵横的战场。
理智与欲念,感性的情结,肉欲的贪婪,交织作战。
终于,旧欢激奋地耗尽了精力,满足的感觉,呈献在眉梢,嘴角。

他左右搂著两副光滑柔软的胜利品,满足地,带著打磕声人眠。
一阵恶心,荒唐直袭心头。
耵著他搂住他的腰,他伏在他胸膛的手,恍然大悟,自己早该置身其外。
这种游戏,自己玩不起。
慌忙地披上散落在地面的衣物,仓促地逃离肉欲弥漫,感觉窒息的房间。

途中,他捎来一个短讯,简单的一个 ‘?’
思绪平息后,回讯:
性爱是极亲密的行为,两人狭隘的空间,只足够两人享用,多了个人就感觉过于拥挤。。。。。。三P行,你行,我不行。

激情过后,遗留的却是一片抹不掉的阴影。。。。。

全站熱搜

notsinb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